聚焦丨分时电价缘何“刺痛”分布式光伏?

18
来源:bjx

分时电价执行后,却出现了“刺痛”分布式光伏的情况:多地引入中午时分的低谷电价后,中午时段的用电需求增长明显。而光伏出力大部分处于这一“低谷电价”时期,使得发电收入大幅下降。不少新建光伏项目不得不重新评估投资回收前景。

分时电价基于电能时间价值设计,可发挥价格的调节作用,引导电力用户削峰填谷,进而提升电力系统的整体利用效率。2021年7月底,国家发改委发布《关于进一步完善分时电价机制的通知》,要求各地划分峰谷时段,确定电价价差。自此,各地陆续出台相关政策并且持续调整终端销售电价。

经梳理,我国分时电价机制包括峰谷电价机制、季节性电价机制等。峰谷电价机制将一天的用电价格划分为高峰、平段、低谷;季节性电价机制将用电价格按夏季、非夏季等进行差别化安排。据统计,目前,我国已有29个省份实施了不同的分时电价机制。大部分省份按日划分峰、平、谷时段,执行峰谷分时电价,部分省份在此基础上增加了尖峰时段。四川等地按月划分丰水期、枯水期,执行丰枯电价。上海等地则在盛夏用电高峰期执行价格更高的季节性电价。

然而,分时电价执行后,却出现了“刺痛”分布式光伏的情况:多地引入中午时分的低谷电价后,中午时段的用电需求增长明显。而光伏出力大部分处于这一“低谷电价”时期,使得发电收入大幅下降。不少新建光伏项目不得不重新评估投资回收前景。

分时电价对电源的经济性影响几何?应如何设置分时电价以提高系统运行效率?业内专家对《中国能源报》记者指出,从长远看,由现货实时电价替代分时电价才是大势所趋。

分布式光伏首当其冲

业内专家指出,光伏发电的快速增长与发电结构的变化,使得电力市场出现“地板价”的频次与时长双双剧增。

新型电力系统的构建导致发电结构被彻底颠覆。“新能源发电占比提高导致电力系统供应侧结构性矛盾突出,而如光伏这样的电源只能在白天发电,又进一步加剧了电力系统供需的时段性矛盾。”电力行业资深人士赵克斌指出,在传统能源占主导的电力系统中,现货价格曲线与用电负荷曲线具有高度一致性。而新能源发电装机与发电量占比的不断攀升,带来了所谓的“鸭子曲线”,高负荷不一定切割出高电价,低负荷也不一定切割出低电价,现货价格曲线与用电负荷曲线的一致性被彻底改变。

在此背景下,甘肃、山东、湖北等光伏发电大省近期都调整了分时电价政策,进一步拉大峰谷价差。

先见能源联合创始人沈贤义分析,“分布式光伏的销售电价往往与终端电价挂钩。比如,煤电有自己的价格浮动机制,仅有少部分进入现货市场;大型集中式光伏电站在电源侧执行‘标杆电价’,与终端价格不挂钩。所以,峰谷电价价差拉大后,主要影响的就是分布式光伏。”

另有业内人士分析指出,光伏日间大发,由于电力无法储存,导致出现消纳难题,光伏在现货市场中就会出现“地板价”,进而影响分布式光伏的盈利能力,分布式光伏的投资回收期也将因此进一步拉长。

系统的转型急不得

“今后几年,光伏发电将面临弃电量骤升及进入电力现货市场后电价骤降的困境,导致这一问题的重要原因是,近年来,新能源发电项目,特别是光伏发电项目大规模超速投产。”赵克斌告诉《中国能源报》记者,光伏项目投资“过热”,导致弃风弃光率达到系统临界点后,可能引起周期性的“量”“价”“两头讨不到”的情况。“电力市场要平稳地、循序渐进地发展,一定要考虑消纳问题,注意周期性的过剩或短缺,并明确对弃风弃光率的容忍程度。”

有分析指出,分时电价机制,造成了以往极具长期竞争力的光伏发电,反而失去了足够的投资回收机会,进而降低了清洁能源容量增加的速度,有可能影响整个电力系统转型的进度。沈贤义分析,现阶段,整个电力系统仍需统筹规划,系统的转型急不得。“负荷侧管理、储能、抽水蓄能等配套产业规划还没跟上,若只有分布式光伏冲在前面,系统就会像只用一条腿跑步的人,不可能平稳发展。”

与此同时,现阶段的分时电价机制确实有效地调节和改变了用户的用电行为。但从价格机制的角度看,其是否真实反映了电力的边际成本仍有待考量。某电力行业分析人士指出,现在,各地的分时电价机制还不够精细。“比如,目前,分时电价还没有达到以半小时或更短时段为单位引导用电的程度。未来,或许可以用互联网及大数据技术让电价机制更精细化,从而使电网从发电侧、输电侧和用电侧都达到比较平衡的状态。”

现货实时电价才是大势所趋

然而,从更长远的角度看,再精确的人为定价机制,其敏感度也远远比不上现货的实时响应能力。业内专家指出,健全并完善电力价格的市场化形成机制,由现货实时电价替代分时电价,是在更长时期内的“大势所趋”。

在赵克斌看来,人为划分峰、平、谷时段的分时电价机制是在与天气和现货市场“掰手腕”。“在电力现货市场运行地区,不应该再有人为的峰、平、谷段划分。人为设置分时电价和价格限制,会与现货市场价格形成机制产生冲突。”他进一步分析,新能源高占比的现货市场价格走势,基本由新能源发电的出力大小来决定。按照原有的分时电价政策,电力系统将面临难以优化甚至失灵的问题,并可能造成资源错配和效率降低。

人为的分段与定价,将难以准确把握电力的实际供需变化情况,也就难以实现价格上的精准,进而使其在促进需求响应方面的作用大打折扣。“对于电力市场来说,建立需求响应机制非常重要。国际经验表明,只有用户侧真正参与电力批发市场,才能限制价格上涨、提高电网运行的可靠性、保证市场供求平衡。现货市场可以通过实时电价信号引导发电企业主动调峰,并为实施需求响应奠定机制基础,统筹全网调节资源,有效促进可再生能源消纳,减少弃风弃光。”赵克斌说。